凤阅居

首页|排行榜|穿越时空|古代言情|都市言情|仙侠武侠|魔法言情|港台言情|玄幻魔法
/繁体版
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» 都市言情 »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
温馨提醒:“凤阅居”无弹窗广告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124、主动出击,找她唠嗑 第1页

作者:我是棒子
    “村长!你不要这个样子了啦!”

    这寡妇心里是又急又羞又喜。她嘴上说着不要酱紫啦,实际上已经开始疯了似的胡乱思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盼望着接下来就是村长把自己一下子压倒在地上,然后三下五除二,把自己给那个了

    啊呀啊呀!羞死人了!寡妇边想边扭,故意反抗着村长的搂抱。

    而村长似乎就是寡妇肚里的蛔虫,似乎早就知道了寡妇内心真正所想望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只是无可置否的笑着,一如既往的搂着,而且他还右手暗自用劲,偷偷的捏了两把寡妇那温温软软的腰肢。

    “不要啊村长!”寡妇的脸蛋像极了红苹果,眼神变得有些迷离,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兴奋,她的嘴唇瑟瑟地抖着,平添了一份妖娇的艳色。

    浓烈的女人香让村长按耐不住内心的冲撞,于是趁着寡妇装模作样反抗的空挡,他毫不犹豫的抓住寡妇的双肩,仅仅是那么轻轻的往下一瓣,寡妇就顺势仰面倒在了又厚又软的草坪之上。

    “村长!不要!”寡妇急促的喘息着说道。

    村长给她的回应是一只手和一张嘴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捏住了寡妇的左胸饱涨,一张嘴压在了寡妇的红唇上。

    侧身一翻,村长庞大的身躯就死死的压在了寡妇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”还没有来得及说全,寡妇的娇声就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中断她欲拒还迎的呻吟的,自然是村长激烈的搓拿揉捏和如蛇的舌头。

    还没有进行多久,寡妇就已经闭上了自己的眼睛,胸脯随着村长的搓揉而开始剧烈的起伏。

    这个饥肠辘辘的女人,和这个拈花惹草的男人,因为撒了一泡尿,因为偷看了几秒,就莫名其妙的滚在了一起,连通常的前戏和挑逗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逻辑?

    **的逻辑。

    一个成天盼望着男人的深入,一个成天盯着女人的光腚。

    一拍即合,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一鼓作气,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吁喘娇喊,骚劲十足。

    哪个男人不喜欢风骚的女子?

    哪个男人不喜欢主动的女子?

    当到口的肥肉太容易时,也许暗藏的风险就越大。

    一边是热火朝天的修建梯田,一边是滚在一起又捏又唆。

    虽说大家对村长的感觉十分的操蛋,但突然之间看不到他,就会有人开始念叨。

    “驴球日下的咋八怂!刚刚还认真的看门呢,咋一回头不见了?”一位老汉拄着铁锨,汗流浃背。

    “咋八怂尿尿去啦!”一个玩泥巴、穿着开裆裤的孩子抬起头来,吸着鼻涕,傻愣愣的说完,还朝远处的草丛指了指。

    “尿都比人多!一尿一小时!”老汉愤愤的说完,吃力的弯下腰去,捡了一块鸡蛋大的石头疙瘩。

    他拾在手中掂量了几下,然后咬牙切齿的丢向了远处的草坪。

    “砸你娘的咋八怂!”

    村长抖抖索索往出来掏的时候,突然“哎呀”一声叫了出来,接着惊恐的从寡妇身上翻了下来。

    尽管寡妇双手捂着村长的屁股位置,但受到惊吓的村长起身太猛,她没有来得及捂住。

    寡妇望着一脸痛苦、朝四下不停张望的村长,幽幽地说道:“村长您咋了?”

    本来寡妇要说“你咋就停下来了”,但话到嘴边,还是觉得不够妥当。于是变相的成了关心的表象。

    “嘘!”村长制止了寡妇,依旧不停的张望了一回。

    “马勒戈壁,谁!!!”

    当他环顾四周,并没有发现有人时,这才捂着屁股,呲牙咧嘴的发起狠来。

    “咋地了这是?”寡妇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挨了一石头!”

    “啊?挨了一石头?谁打的你?周围难道有人呀!”寡妇连忙翻身坐起,手忙脚乱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哪个***干的!日***”

    当村长还在骂骂咧咧的时候,寡妇早已把自己收拾的像个没事人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去干活去了。”寡妇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咋又不行了呢?”

    “会被人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真扫兴!到底是哪个***,别让我知道,知道了我草他全家三代!”

    “村长,您还是赶紧回去吧,我稍等等再回,不然会被人家怀疑的”

    寡妇已经没心思听村长骂人了,她急急忙忙的建议道。

    村长烦躁异常的说道:“真他娘的败兴!今儿个算我倒霉!”

    “别呢村长,”寡妇抬头望了一眼村长,然后低头说道,“这儿不合适,家里还可以”——

    是夜,村长摸黑进入了云村,钻入了寡妇的屋子。

    和在草地里不同的是,寡妇已经将自己洗的干干净净,浑身散发着一股茉莉花的清香。

    她特意换上了崭新的被面,自己一丝不挂的钻在里面。当村长推门而入的时候,她羞的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然后是村长的埋头舔舐,一上来就是寡妇的两腿之间。

    寡妇自然是无比享受的双手抓着村长花白的头发呻吟。

    她将自己的两只白嫩白嫩的双足扣在村长的腰背。

    她也会时不时的发出命令:

    “恩!太痒!”

    村长会知趣的减缓自己的上下刮擦。

    “太软!”

    村长赶紧鼓起自己的舌根,像只大热天躺在树荫里的狗。

    “要里面!”

    村长连忙将自己的舌尖顶进去。

    寡妇很满意。

    不用过多的言语,一两个字就完全能够满足心意。甚至有些时候,寡妇的身体微微动动,村长就能明白她当时的意思——

    这天夜里,村长只是用了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当他馋涎三尺的掏出物件时,寡妇早已经被他给伺候到位了。

    一头大汗,软绵绵的伏在崭新的被子上,她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好了。改天。”——

    从此之后,村长和寡妇的这层关系就顽强的持续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草丛里,在炕头上,在树林里,在泉水旁,在麦田里,在自家的厨房

    一有机会,就黏在一起,拔都拔不开。

    寡妇喜欢的是村长的低贱。

    而当村长跪在寡妇的跟前,双手捏着寡妇的腰臀,嘴巴凑在粉嫩的湿润时,他会满足的想哭。即使不拿出跨中的粗物,他也心满意足,别无他求。

    张熊的任务就是弄清楚王晓雅的底细。

    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

123、草丛里偷看寡妇尿尿: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:125、蛛丝马迹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。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