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阅居

首页|排行榜|穿越时空|古代言情|都市言情|仙侠武侠|魔法言情|港台言情|玄幻魔法
/繁体版
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» 都市言情 »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
温馨提醒:“凤阅居”无弹窗广告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74、显山露水,凹凸有致,白皙娇嫩,自然质朴 第1页

作者:我是棒子
    有一首诗是这么写的: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还有“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”之说。

    古人的淫雅,在于半遮半掩,半含半露。

    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欲拒还休最是有味道了,于是花柳粉巷的才子佳人们缠绵悱恻之余,总会用浓词艳诗缅怀那床笫之间的风流韵事。而直白的描述是不好的,在他们眼里,自然流于肤浅和低俗,于是巫山**就成了男女**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这云村,这雾村,还有这巫镇,这绵延无边的层叠山峦,竟然如此巧合地占全了“巫山**”四字的真韵,生活在这里的女人们,个个都显山露水,凹凸有致,白皙娇嫩,自然质朴。

    女人的俗,是恶俗。

    女人的雅,是高雅。

    女人总是那么的极端,要么给人天仙般的感觉,要么给人夜叉般的晦气。

    张霞是个地地道道的男人婆。

    怎么看出来她就是一个男人婆呢?

    手掌上挤满老茧;胳膊上是紧绷绷的肌肉;脸上带有凶神恶煞般的神气,关键上床之后,她的生猛威武,几乎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可是在棒子的眼里,张霞不是一个好女人。当张霞第一次为棒子褪下裤子,当张霞第一次为棒子撅起屁股,那股刺鼻的骚味让棒子几乎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仅凭这一点,棒子就将她归于下下品之列。而年轻气盛的棒子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赤身**的女子,可是**过后,巨大的压力总像影子一样跟随在棒子的一侧,而且随着次数的增多,棒子感到这个影子也越来越黑。

    然而二娘和四娘却完全是相反的感觉。从棒子的角度讲,他这是第一次不那么毛躁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原先的棒子被物件牵着鼻子走;而现在的棒子则是裤裆那话儿的主人。

    尽管物件一如既往的雄壮,一如既往的肿胀,可是要不要进入异性的身体,则是棒子说了算,不是它几把说了算!

    人家二娘的那对大白兔子除了大、圆,还有饱、涨。

    物件嵌套其中,算是天衣无缝,水到渠成。也难得有如此巧妙的组合!

    相比之下,尽管四娘的绵软嫩的似乎能挤出水来,尽管四娘的殷桃红的能滴出血来,可是她的绵软不如二娘的大,不如二娘的鼓,也不如二娘的满。

    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浪胜一浪;

   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    二娘尽管从来没有尝试过那一双**来“欺负”男人胯中的大物件,可是真正欺负起来的时候,就那么捋上几下下,男人就开始倒吸气,女人就开始超舒服。

    怎么描述那种**的感觉呢?

    二娘边搓边想:嗯,尽管我觉得自己像个骚娘们,但说心里话,那根东西还真的热烘烘的,香喷喷的!

    钢管虽硬,不如这般温热;

    香蕉虽滑,不如这般刺激;

    黄瓜虽粗,不如这般精致。

    二娘也像四娘一样,尽量低着脑袋,以便将那光不溜秋、红紫红紫的头儿进出沟沟时的神态给看个明明白白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视觉的刺激当然也是打开二娘下身阀门的钥匙,当二娘的目光含着热切的期盼,紧盯着棒子的物件,二娘的柳叶叶中间,就忍不住地挤出了一浪又一浪的潮湿。

    潮湿练成了片,沾满了她的沟壑。

    芳草丝,挂玉露。

    露珠晶莹,兀自闪烁。

    “二娘唉”

    棒子既无辜,又多情地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二娘舍不得抬头,兀自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二娘唉,我的那话儿很舒服哎。”

    “二娘知道。二娘也舒坦的很!”

    “可是二娘,还能更舒服哎。”

    二娘停顿了一下,让大物件隐没在两座峰峦叠嶂的中央,然后抬起头来,一动不动地望着棒子。

    在一旁自己抚弄自己的四娘终究是忍不住了,她焦急地爬上前来,脸蛋儿凑到了棒子那堆凌乱的黑草跟前,醉眼含情的对二娘说道:“姐姐姐姐!能不能让我先试试?”

    二娘白了一眼四娘,用一种含情带痴的音调说道:“棒子还没说呢,看把你个骚逼急成啥样儿了!一点都不知道体恤姐姐的负心人!”

    棒子笑道:“二娘四娘,棒子既然答应了伺候两位,棒子就不会半途而废。你们放心好了。两位都是我的仙女,我自然要把每一个都要从头到脚地服侍舒坦了才行。”

    四娘拿脸蛋蹭着棒子小腹处的那丛黑草,娇滴滴地说道:“棒子呀,你给咱说说!姐姐和我,哪个你更中意?”

    二娘瞪了一眼四娘,然后又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棒子笑道:“一个是嫦娥,一个是西施,你让我咋比嘛!四娘嫩的出水水,二娘熟的流蜜汁,各有各的好,各有各的妙!”

    二娘和四娘被棒子的话给逗笑了。

    “来,姐姐,让妹子耍耍撒!”四娘笑着将棒子的大物件从二娘的双峰之间掏了出来,然后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掌之内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看好了撒!”四娘有些娇羞地对二娘说了一句,紧接着伸出香舌,在棒子的光头上舔了一下。

    二娘摇着头骂:“过时了过时了。我这么给你说吧妹子!只要是个女人,谁没吃过几把?这个我不稀罕,我吃的次数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。”

    四娘嚷道:“姐姐你可真会享福!按你这么说,你是不是天天吃你男人呢?你倒是说说,你男人和棒子相比,哪个更有滋味?”

    二娘红着脸骂:“小骚逼。明知道我没吃过棒子的,你叫我咋比!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难的!给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四娘一手握着棒子的物件,一手扶在了二娘的脖颈处,稍稍用力,又红又紫的光头就戳到了二娘的鼻孔处。

    二娘起初抗拒,脑袋轻轻摇摆。可是没有几下,她就张嘴含住。

    棒子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骨头都酥透了。

    二娘不愧是经验老道。棒子居然丝毫不会觉得有任何不适之处。

    之前有人含过棒子的物件,棒子自然舒服到了天上,可是美中不足的是,棒子总会感到硬硬的东西刮的自己有些疼痛。

    但二娘的嘴巴,就像棉花团团一般,紧紧的裹着,然后又滑滑地磨着,尤其是那如蛇般游走在光头上的香舌,更是灵活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棒子几乎无法忍受这种巨大无比的刺激,棒子却又一头热汗地享受着这种电闪雷鸣的舒服。

    至为敏感之处,被至为敏感之物不停地含弄,不停的唆吸,不停地舔舐,不停地乱搅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这种与天齐高的刺激,这种与地等厚的快意!

    棒子强忍着没有喊叫出来。

    他居然也像刚才的四娘和二娘,咬着自己的下嘴唇,呼吸粗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

73、情不自禁,双腿夹紧: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:75、让我的下面含住你的下面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。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