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阅居

首页|排行榜|穿越时空|古代言情|都市言情|仙侠武侠|魔法言情|港台言情|玄幻魔法
/繁体版
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» 都市言情 »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
温馨提醒:“凤阅居”无弹窗广告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56、口说无凭,脱了比比! 第1页

作者:我是棒子
    2013年12月21日星期六

    第二更

    当张霞浪叫着挺起自己的小腹,棒子恰如其分地一泻千里。

    热流如滚烫的岩浆,整个世界都是浓烟覆裹,都是冒着蒸汽,那片焦渴的土地,终于被彻底地毁灭。

    毁灭了冲天的渴望,毁灭了如醉的冲撞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!”

    最后一声的呻吟,抚平了一切的乖张,冲散了所有的激荡。

    漫天飞舞的棉絮,终于轻柔地回归大地,暴烈无比的节奏,成了舒缓如水的柔乐——

    穿戴齐整的棒子走的时候,张霞第一次流露出了不舍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说棒子,不行你就别回了!睡我的炕,盖我的被,旁边有个女人陪,回去干啥去?”

    棒子无奈地摇了摇头,说道:

    “霞姐……我来你家是‘接电线’,电线接不了一个晚上的。我若不回,我们之间的事,迟早要被我妈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张霞听罢,有些泄气地叹了口气,又不甘的问:

    “要不在等会!过个三小时……再回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成的。还有,为啥是三小时?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说嘛!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……”

    棒子听到张霞嘴里居然吐出了《道德经》的偈语,感到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霞姐,你文化真高!”

    “高你爸的球!我是听人说的,这个三,说的就是ri比呢。孩子咋来的?ri出来的。一代一代的人咋流转的?ri出来的。玉米咋长出来的?花粉沾出来的;青蛙咋来的?小蝌蚪游出来的……你们这帮愣头青,呆在学校里到底学些啥呢,还不如我这个文盲呢,说个啥,咱都能明白?

    ?那话儿的意思!”

    棒子苦笑着摇头,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心里盘算着赶紧走出这道门完事。

    尽管中途奇妙无比,过后却是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为什么后悔呢?

    棒子说不清楚。总觉得心里充满了愧意,总觉得不应该和张霞发生这样的事。即使是被她要挟,被她强迫。

    这种不好的感觉,也发生在自己撸完自己的档口。每当棒子在被窝里“吭哧吭哧”地套上一会,“噗嗤噗嗤”地喷上几下,他就像死了一样伸展四肢,心里出现无望的空虚。

    一个人偷偷地安慰自己,却让空虚变成了绝望的寂寞。

    而和张霞的偶合,也让棒子的心田成了一片不长花朵、不长野草的荒地。

    “那成!明儿个晚上好好拾掇拾掇,可心儿准备准备!你把我弄舒服了,我叫你吃香的喝辣的……”张霞意犹未尽,恋恋不舍,“还有,别让我再看到你和那只臭骚逼缠在一起,不然镰刀不长眼!”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,棒子弓着腰,低着头,脚步蹒跚不已——

    都说春天是花开的季节。

    这话一点儿都不假!你若有空,可以亲自来雾村一趟,看看漫山遍野的桃花像一片片巨大的粉云,看看红艳艳的杏花盛开在家家户户的后院,看看一园一园的梨花像洁白的婚纱。

    秋天呢?

    当然是收获的季节!瓜果蔬菜,都在各家的园子里熟透了自己,招惹着馋嘴的孩子。一阵一阵偷吃粮食的麻雀,被看田的老农赶得飞来飞去,躺在池塘边的老黄牛,甩着尾巴驱逐着纠缠的苍蝇,嘴巴里咀嚼着冒着绿汁的青草。

    中秋节过后,苹果全部得下树。下了树,就地挖个大坑,里面铺层塑料纸,然后挨个儿码,齐齐整整地码一层,然后接着往上摞。远远望去,黄的,红的,绿色绿色的,还有红白相间的;大的,小的,不大不小的,还有歪瓜裂枣的。女人们扛着梯子,提着笼子,一阵一阵儿的钻进园子,然后又钻出园子,一阵一阵儿的轰然大笑,叽叽喳喳,一阵一阵儿的打情骂俏,互相嬉闹。

    这是收获的季节,也是合作的时节。

    园子太大,百十颗果树密密麻麻的嵌了一地,枝叶茂密,果实累累,人都进不去。

    家里除了女人,剩下的只有老人和孩子。老人爬不了树,挑不了担,孩子还要去上学,中午还得给他们做饭吃,唯一能干活的男人们都出去挣钱去了,所有的农活就自然而然地压在女人们那副柔弱的肩膀上了。

    我们会问:这么累的活,靠女人能行吗?

    不用担心,女人们有的是办法,她们不会坐以待毙。一家一户,单打独斗,自然势单力薄,秋收可能还真的无法收成。可那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四五家、六七家坐在一起商量,商量好了就一齐出动,哪怕它再大的园子,再多的果子,都能给它一下午全部扫光,甚至全部入窖!

    而且女人们天生的喜乐,不像男人们一天到晚闷着不说。她们可不一样,她们边干边说,边说边闹,既不显得乏味,也不觉得辛苦,这就是人多力量大的好处!

    “叫我说啊,都是你给惯的!要想让他服帖,不能光靠下半截!”

    秋日初升,一群花花绿绿的女人们就开始在园子里忙碌。

    “不靠下半截,你还指望他能留下来缠着你?你缠他,他都不乐意!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我就熬着他,像熬鹰一样熬着他,熬得他开始害馋痨,成天价姑奶奶般伺候我的时候,我才让他睡一次!”

    爬在树杈里的女人,一边探手摘着红艳艳的果子,一边低头朝树下的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树下的女人抿着嘴巴直笑:

    “做你男人够可怜的!熬来熬去,就不怕把你男人熬到我的肚皮上来?”

    “贫嘴呢!”树上的女人摘下一颗苹果,朝树下的女人丢了过去,“你敢!”

    树下的女人笑着双手接住,然后仰着脑袋回敬:

    “有啥不敢!反正我现在也缺男人的很,把你男人借来睡上几晚上,你也落得个清静!姐姐,你知道这叫啥?这叫两全其美呢!”

    “狗屁两全其美!你要是敢和我男人睡,我就敢和你爸爸睡!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爸爸都七十好几了!”

    “年龄大了才有味呢!一睡能睡一天,这样才能睡够!”

    “难不成你还真睡过七十岁的?”

    树下的女人笑的要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“哼!笑吧笑吧,现在笑的欢,以后哭的惨!姐姐我都是过来人,男人的肠肠肚肚,我清清楚楚的。”

    骑在树杈的女人突然停了下来,她望着远处的山坳,若有所思地说道:”真真儿的凄清呢!男人们一个个都走了,留下我们这帮孤儿寡母……”

    树下的女人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姐姐,你又发浪了!还孤儿寡母呢!村长三天两头地找你谈政策呢,你的政策到底是个啥政策,说说撒!”

    距离不远处的女人一听村长,个个就来劲儿了。她们七嘴八舌地嚷嚷开了,硬是让骑着树杈的女人说说她的政策。

    “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

55、君醉如意裙内, 内有泥泞如蜜: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:57、张生莫名入牢狱,空留四娘待君郎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。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