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阅居

首页|排行榜|穿越时空|古代言情|都市言情|仙侠武侠|魔法言情|港台言情|玄幻魔法
/繁体版
当前位置:言情小说 » 校园言情 » 清妾
温馨提醒:“凤阅居”无弹窗广告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第1页

作者:绾心
    尤其是那些宋唐版的珍籍善本,很多都是传世孤本,也就是独一无二的东西,这已经不单单的是金银这等俗物能衡量价值的了,哪怕尔芙见多识广,也不禁有些慌了手脚,连拒绝的话都说得磕磕绊绊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就算是留在咱们家,也只能深埋地下,还不如送给你做陪嫁,起码这些珍籍善本能重见光明,哪怕是充实宫中典籍收藏也好,你年纪小不知道,当初咱们满洲八旗进关,原本并不想要大动杀机的,也想着能和汉人和平共处,毕竟咱们满人比汉人少太多太多,可是那些前朝的遗民太忠心明朝宗室,宁可那些珍籍古玩烧掉、砸掉都不肯让这些东西落到咱们这些人手里头,他们觉得咱们是蛮夷之邦,不配入主中原,不知多少士子走在街上痛声叫骂,这才引得许多八旗兵丁起了杀心,就这些珍籍善本很多都是你阿玛祖上从火堆里抢救出来的,有些都已经残缺不全,不过有残本在,总有修补完全的一天。”说起那段被时光遗忘的旧日往事,伊尔根觉罗氏也是叹息不止,不同于钮祜禄氏一族多善战,伊尔根觉罗氏的娘家多是些向往汉人文化的文臣,连带着伊尔根觉罗氏也多了几分汉家女子的温柔味道,她从小就是听着祖辈说的故事长大的,说不清是同情被八旗兵丁打杀的汉人士子,还是该怪汉人士子太过执迷不悟,最终引来杀机,但是她是真心心疼被焚毁的旧日典籍的,在她看来,书籍是传播知识的桥梁,实在不该被销毁一空。

    “既然额娘这么说,那我可就舔着脸收下了。”尔芙虽然不能理解伊尔根觉罗氏的这种痛心感觉,却也明白这些旧日典籍所代表的意义,古人著书立说,其中很多都没有大范围刊行过,有些更是只有作者私下撰写的几本而已,虽然这些书籍不曾大范围刊行,其中却包含着编写者最独到的见解,一旦丢失,便会造成巨大损失,旁人不知道未来会有多么严重的文字狱事件发生,她却是一清二楚,只有这些书籍被皇室收揽,才不可能被文字狱牵扯其中,这也算是她为后世子孙做下的一点点贡献吧。

    伊尔根觉罗氏笑着点头,接过尔芙递过的嫁妆单子,柔声说道:“瞧不出来咱们二格格还是个深藏不露的大户,这些单子就留在额娘这里吧,额娘保管让咱们二格格风风光光的出门子。”

    相比于伊尔根觉罗氏替她准备的嫁妆,尔芙这点东西,实在是微不足道,她略有些羞涩地跺了跺脚,连饭都没吃就红着脸离开了正院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芙蓉园里,她瞧着整洁一新的上房,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尔芙真希望将诗兰和诗情这些得力的丫鬟都带到四爷府去,一来手里掐着这些人的卖身契,让她会更有安全感些,二来就是她还是习惯身边跟着熟悉的人伺候,只是这些人都是钮祜禄凌柱府的人,她能带谁走,还要看伊尔根觉罗氏的安排,收了伊尔根觉罗氏送出来的那份丰厚嫁妆,她实在不好意思再开口要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领着小丫头去大厨房那边取饭吧,明儿还要跟着宫嬷嬷和荟嬷嬷学宫规,我可得早些休息,不然身子骨都吃不消了。”压下心中的胡思乱想,尔芙坐在圆桌旁边,瞧了眼摆在窗边长几上的珐琅彩座钟,轻声嘟哝着吩咐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嫁期临近,尔芙还是不可避免地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八月末,造办处和礼部协办的嫁衣,送到了凌柱府上。

    尔芙在一众宫人的服侍下,换上了那身如同烟霞般绚烂夺目的嫁衣,大红色嵌东珠金丝绣龙凤呈祥暗纹的小圆领嫁衣,镶嵌着红钻、明珠等名贵宝石的凤冠霞帔,衬得她如洛神下凡般光彩照人,听着宫婢仆妇不要钱似的往外倒的好听话,她唯一的感受就是难受,分量十足的凤冠,压得她一直保持着昂首挺胸的姿势,身上暗波流转的喜服,吸光能力很强,明明已经是在秋风飒爽的八月里,她还是被热出了一脑门的汗珠子。

    想想古代繁琐的婚嫁礼仪,她默默在心里替自己点了蜡。

    就在尔芙忙着换下身上大礼服的时候,旁边经验老道的绣娘正在小本子上记录着数据,嘴里头碎碎念着要修改的位置,“腰线收紧一分,领口紧了些,盘扣还要往外放放……”

    为了保证尔芙能成为最光彩照人的新娘子,这些日子,四爷真是没少往造办处跑,折腾得她们这些绣娘都要罢工了,不过眼瞧着跟前如同神女般的尔芙,绣娘还是很骄傲的,瞧瞧,这就是咱们做出来的衣裳,那叫一个巧夺天工。

    一切收拾停当,尔芙快步回到堂屋,一边喝着茶,一边想着心事,她可能需要好好补补身子了,不然就穿着这么厚重华丽的衣裳折腾一整天,她还不得累得背过气去,尤其是那套沉甸甸的首饰,想想都替她细细的脖子担心,还要穿着一寸多高的花盆底走来走去的,她更担心会摔倒丢脸……

    “四福晋,这衣裳奴婢带回去修改下,明儿再给您送过来。”就在尔芙为出嫁之日犯愁不已的时候,将华丽名贵的吉服重新装回到锦盒里的绣娘上前,对着尔芙恭恭敬敬俯身一礼,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这些日子麻烦你们了。”尔芙笑着应付道,随手一挥,诗情上前将准备好的大红包塞到绣娘手里头,又另外掏出几个装着散碎银两的荷包,打赏来伺候尔芙试嫁衣的宫女,这些都是尔芙悉心安排好的,如果以前,她绝对想不到这些,不过跟着伊尔根觉罗氏学了这么多日子的治家手段,她已经是一位合格的大妇了,完全可以驾驭交际应酬、人情往来这些琐碎事情了。

    一阵道谢声,尔芙迈步送着绣娘和内务府的宫人出了垂花门,转身来到正院伊尔根觉罗氏的院里,她瞧着正院里忙忙碌碌的仆妇和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箱笼,几步就走到伊尔根觉罗氏的身边,“额娘,您也不怕晒坏了自己个儿,这些事情交给管事嬷嬷处理就是,咱们还是进去喝喝茶吧。”

    “蠢丫头。”伊尔根觉罗氏不高兴地瞪了眼尔芙,扭头瞧着旁边忙乎着的仆妇,拉着她走到旁边树荫下,压低了嗓门,教训道,“你有没有将额娘告诉你的话都记到心里面去,你可以信赖身边的仆从婢女,却不能什么都撒手不管,比如今个儿你说的话,那要是让旁人听见就得把你当棒槌看。

    你现在是咱们府里头的未嫁格格,有什么事情都有额娘替你操心打理,你想怎么自在都行,想怎么玩闹都成,但是等你去了四爷府上,你就是府里头的当家福晋了,不管大事小情都需要过问,不说让你亲力亲为,可是时不时的翻翻账册、去大厨房、各管事屋里走动走动,这些都是必须的,这也能让时常和银钱打交道的管事婆子们做事谨慎些,不至于背着你搬空你的家底,明白么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这不是心疼您么!”尔芙娇声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跟我这撒娇了,去吩咐她们搬两把椅子过来,再备上果盘茶点等玩意儿,咱们就坐在这里说说话。”伊尔根觉罗氏也不想将尔芙管得太古板了些,毕竟这各花入各眼,既然四爷就是喜欢这样性格的尔芙,要是她将尔芙教导得如同寻常女眷似的,怕是也就画蛇添足了,她瞧着尔芙红扑扑的小脸,指了指虚掩着房门 ...   [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]

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: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 下一章: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章或上一页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或下一页。
推荐阅读